首页 >> 吴靖平吉林副省长

黑龙江财经类大学排名

  大医院门难进,小诊所不放心  一直到牙齿出现中位裂,不得不拔牙时,北京市的张先生才后悔莫及。 这颗牙齿本来可以挽救,但从出现龋病到最后劈裂长达数月,张先生都选择了“拖”,甚至牙肿、影响到进食时,张先生也只是买了消炎药自行对付,红肿迟迟没有消除,龋病最终累及整颗牙齿。

  “只要疼痛可以忍受,肯定不去看医生。

”张先生说,看牙太难了。 这次他大费周折挂上了北京某大型综合医院口腔内科的号,两分钟就被打发出来了:“你需要拔牙,挂口腔外科的号。

”张先生没有继续在这家医院“恋战”,“嘈杂得有点像菜市。治疗床拥挤在一起。

当你准备拔牙时,没什么比身边传来的儿童哭声或者器具声更令人的了。

”  虽然大医院看病不容易,但张先生对遍布街头的小诊所更不放心:口腔器械是否消毒、医生的资质能不能信得过?之前,他在广州市的一家民营小诊所做过镶牙手术:“由于镶牙技术不过关,采用了单体搭桥,才几年牙齿就出现了松动。 ”  在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口腔卫生处处长真看来,口腔医生数量不足,严重影响整体的服务能力。 目前,我国共有口腔类医疗机构18520所,设口腔科的医疗机构17617所,但是大型的口腔专业机构非常缺乏,比如拥有2000万人口的上海市,只有同济大学附属口腔医院一所三级甲等口腔专科医院。

  中山大学附属口腔医院教授指出,在国外口腔疾病属于门诊疾。一般都在口腔诊所解决,很少有几百张病床的“大物”。

但这些口腔诊所的能力建设很重要,是政府投入和监管的重点。

  看牙费用高,医保支持不够  看牙有多贵?一位“资深”口腔疾病患者接受过几次种植牙和镶牙手术,他形容说:“嘴巴里有一辆小汽车。

”  在某口腔医院,刘姓老人刚镶了牙。

老人对记者说,医生问她镶牙还是种植牙,两者价格差四五倍,并且都是自费,完全依靠退休工资生活的老人只能选择镶牙。   记者了解到,目前,口腔疾病的基本治疗,比如的填充和牙周病的治疗已在医疗保障的范围内,一些地区已经把治疗性洗牙等纳入了医保范围。 在北京,看牙自费的部分主要集中在拔牙后的义齿修复和牙体种植,收费标准根据材料不同而不同,价格在每颗300元到1000元不等;还有年轻人热衷的牙齿矫正,半口牙矫正器价格在4000元以上。 种植牙甚至比自己长的牙更结实,可即使用国产材质,每颗牙也几乎过万元,远远超出一般人的经济承受能力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zz-bbgiz341.juhua276864.cn

标签:吴靖平吉林副省长,故障飞机占用跑道,外国人退押金